🔥www.733638.com_腾讯大浙网

2019-09-17 16:34:11

发布时间-|:2019-09-17 16:34:11

从明代张萱,到民国黄佐,惠州西湖棹歌在文人骚客的口中吟唱不断,显示其强大韧性与生命力,也唱出了惠州的风情万种。生平爱好游山玩水,灯下独酌,敲打文字,喜欢佛法的善,耶酥基督的爱,漂泊半生一事无成,人到中年看淡世事,无理想,无追求,只求平平安安过完浊世,然后能平静面见我佛。  棹歌,即船歌,描写内容“多言船楫之事”,吟咏形式“聊比竹枝、浪淘沙之调”。2011年12月8日于深圳[转载]明代大儒(、博罗人)张萱与(惠州)西湖棹歌(船歌)  □侯县军  2019年6月12日惠州日报数字版A10版文化    黄澄钦画作表现张萱《惠州西湖歌》内容。《惠州文化教育源流》一书称,有论者指出,大量出现在清代的惠州西湖棹歌,是文人对丰湖渔唱的效仿和拟作,此说不无道理。历任户部郎中、主事,提为贵州平越太守,因流言未赴任,辞官还乡,奉母归田,筑西园于榕溪之畔,潜心研学。“太子,太子!”一个御林军军校闯了进来,叫道。万里投荒白发臣,栖栖数口合江滨。“太子,太子!”一个御林军军校闯了进来,叫道。

  诚然,西湖棹歌传唱数百年,记载着本土人文密码,为重现棹歌渔唱于西湖,不少人循着张萱的《惠州西湖歌》,自觉或不自觉地当起“补西园人”。惠州文史界普遍认为,明代大儒、博罗人张萱的《惠州西湖歌》是惠州人第一次以通俗歌诗的形式,对惠州西湖作了全面的描写和高度的评价,它被视为惠州西湖棹歌的代表作。这就是我说《黔西北文学史》的综合民族特色体现。因有所感而赋诗一首以唱和。

却为湖中了公事,故令岭外苦行吟。

“许多人都寻找太子,为什么要找他啊,他到底在哪儿呐?”哈狐怪声怪气,自言自语地嘟哝。然而,这部《黔西北文学史》却独具彝、苗、仡佬、布依、回、汉等民族文学综合之特色。惠州西湖岭之东,标名亦自东坡公。2.社义核观,即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:爱国敬业诚信友善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富强民主文明和谐。西湖周边的村民近取湖利,亦渔亦农,朝耕暮渔。

它标志着肇端于宋代的惠州西湖文化,在明代已达到成熟和自觉阶段。

“军爷请坐。

  歌唱惠州风物,欲竟东坡之志  张萱《惠州西湖歌》“唱”了什么?何以获得后世高度的评价?  惠州市岭东文史研究所所长吴定球认为,西湖棹歌虽然是文人拟作,大体而言,调式近乎竹枝,词语不避俚俗,颇具地方民歌的风味。

明万历十年(1582),24岁的张萱与弟弟张萃同时中举。

前知后有西园公,能为东坡补其缺。

“大司马命我来找。

“许多人都寻找太子,为什么要找他啊,他到底在哪儿呐?”哈狐怪声怪气,自言自语地嘟哝。

张萱之后,特别是在清代,出现大量文人写作西湖棹歌的文化现象,如屈大均、宋湘、丘逢甲、江逢辰等名士,不断以棹歌的形式吟咏惠州西湖,成就一道靓丽风景线。

“哈管家,如果太子来到这儿,马上向我禀报,我是雷起军校。且留惠州一幅画,付与西园细描写……”  张萱在宣扬惠州西湖时所表现出来的“舍我其谁”精神,充满自信和自豪,让人看到难能可贵的主人和主动的精神。

钱塘明圣果不妄,二高三竺神仙都。《黔西北文学史》编委准确地展现了这个特点。

由于张萱才学出众,得到了时任广东副使赵志皋的赏识,推荐他为诸生都讲。

微信:759417672

《四库全书》中仅收录两部惠州人的作品,张萱的《疑耀》就是其中之一(另一部是叶春及的《石洞集》)。